风一样的汉子,任性

[杀戮都市]葬爱一族

爱人之前,装备耐克

 

 

加藤太太后来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你小时候笨得很。”

数落一直持续到弟弟加藤步出生才渐渐搁置。

当然,这不代表加藤胜后来就聪明了。

加藤胜知道他妈没夸张,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

幼儿园报道第一天,家长们忙着和老师东扯西拉,小孩像绵羊一样被放养在院子里。女生们几乎是瞬间就打成了一片,在男生还发呆的当口呼呼啦啦占据了秋千滑梯。

虽然依年龄来看是不该懂什么男女有别的,但那个时候的男生就算遭受同性排挤都不屑和女生挨近,往往自发认定她们是某种人类之外的生物。于是同龄的男孩们站在一边,或羡慕或愤怒的围观被抢占的资源。就这点来看,女性这种不会排...

[无心法师]伏地魔

渴了就喝北极水,饿了就吃大腿肉

 

 

顾老爷推开窗户,天色渐青,正是个雨收云散的势头。院里地面尚且湿沥沥,厅内女人们嗑瓜子的声音和家长里短惹人心燥。他不耐烦听姨太太们干扯皮,便披了罩衫踱步到大门外的石柱下立着吃瓜子。

瓜子吃了五六颗,街那头慢吞吞移过来个穿破烂僧衣的短发男人。

他盯着台阶下的和尚,和尚盯着他手心里躺的瓜子。

“师父,来化缘的?”

和尚摇半个头,肚子里雷鸣大作,于是顺势将晃出去的脑袋转向扭成了点头。

顾老爷把门房叫过来,嘱咐他让厨房送几个素菜包过来。

“有肉的吗?”和尚舔着嘴委婉的表示了自己对食物的不挑剔。

顾老爷震惊了几秒,看那身近乎干...

[魔道祖师]阿鞞跋致

于此修善十日十夜,胜于他方诸佛国中为善千岁

 

 

幽帝的帝王生涯在他登基第二十八个夏天走到尽头。

纵观本朝,如幽帝这般幼年登基,先等死了太皇太后、皇太后、左右丞相,掌权后又实在是个有主意有能耐的君主,而立之年已覆灭周边小国扩大疆土接近原来的一半的伟帝,前无古人,极有可能也会后无来者。

皇帝是个苦差,享受天下的富贵美色但并不能弥补损耗的操劳心血,明君也好庸君昏君也罢,能活过五十岁就算是颇了不起的本事。幽帝爱民如子,见举国皆是安定富足景象,不忍心他们遭受未卜前途,便想要把在位的时间延长到天地同寿。

幽帝偏爱道家,是众人皆知的事,这些年道门风生水起,道观遍地开花好不...

[绣春刀II]不凡

生而不凡,自带光环

 

 

陆文昭其实不叫陆文昭。

但周围人都这么喊他。真名只有自己叫。长此下来,还是很寂寞的。

偶尔寂寞的陆文昭每天都觉得自己顶不一样,他生下来,注定要成就些丰功伟绩。

之后他环视自己身边的这群挥洒同样汗水却干不过他的师兄弟们,挺胸收腹下巴抬高,顿觉鹤立鸡群。

师父敲他头一下,眼睛瞪成怒目金刚:“专心!”

有嗤笑声响起,发笑的几个立刻收获师父爱的飞踢。

练完功,师父格外交代陆文昭在水缸旁边扎马步,等水位退到缸里青苔处方可歇息。

“师父,青苔挺多。”

师父半闭着眼瞟了瞟,捻着胡须慈爱道:“那就最下面那块。还看?”

烈日当头,陆文昭不错...

[灵能百分百]成年男性的浪和慢

让我们荡起双桨

 

 

开门时,灵幻新隆没有掩饰他发肿的眼皮。

“进来吧。”

他这么说,甚至没看我。

我也没看他,但就是知道他没看我,他处事虽然油滑,但时不时会泄露出点儿目中无人。

空间逼仄,他必须贴着墙我才能进屋。

但我眼下不想进去。

我对他说不上厌恶,但也远没喜欢到足以忍耐长时间相对。

灵幻新隆每个月总有那么段时间很丧,目前无疑就是“丧期”之一。

茂夫今天有事,事务所那边也不会去,和灵幻新隆挂钩时,他对我的交代来来去去也就那么几个。

最终我还是猫着腰进了玄关。

我茫然于自己为什么进屋,屋里的灵幻新隆同样不清醒。

窗外的野猫叫唤着,催促我为自己...

[天行九歌]冰雪骑士

不扯淡不能活

 

 

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小国夹存在大国之间。

因为时间已经太久,这个国度往昔到底有没有兴盛强大过,还是一直如此弱小可欺,早就没人能说得清。

这个国家的国王像其他国王那样,有许许多多的子女。他对他们的爱,既不少,也没有多到能超过只爱自己的人的最大限度。虽然是稀薄的爱情,可他依然愿意多分些宠溺给小公主。

小公主非常的美丽,月亮每晚会用最轻软的云彩织出薄纱盖在她身上,就连太阳见了她都忍不住有所偏袒,寒冬努力让自己更温暖一些,盛夏则尽力避免晒伤她娇嫩的皮肤。

因为自幼得到的比兄姐多一份的爱,小公主从没听过违逆的话,性格难免娇蛮,并不是言听计从的乖孩子...

[绣春刀]彦须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蛋在昏黑中睁眼。

除了饥饿一无所有。

野兔抽动鼻头靠近它,在受惊前就被吞吃。

有了充满活力的肉体开胃,蛋更饿了。

它感受到潮湿的带着凉意和清甜的细流,于是它张开嘴饮尽了整条河。

动物们搞不懂巨变是如何发生的,但本能接收到了威胁,它们忠于天性的四散逃开。

一头小鹿两头老虎成群的野鸭干涸河床里留存的生命成了蛋的口粮。

它并没有长大,个头依旧是原先的模样,更没有要破壳而出的迹象。

如今这片昏黑中除了蛋别无他物。

而蛋呢,除了饥饿仍旧一无所有。

 

猎人的儿子惊讶地发现无数次和父亲满载而归的森林中突然再找不出半个活...

【非庄】干戈玉帛

好吃好吃

弗兰德木瓜:


三、败絮其外

天光大好,正是钓鱼的好时候。
盛德鱼庄在四环开外的一片湿地里,临近水库,适合垂钓,不远的地方还有片不小的野生动物园区。
今儿个周六,凌晨四点韩非就从被窝里爬了起来,睡眼惺忪地开车上了路。路灯都没精打采地发射着昏暗光线,韩非打开了车载广播提精神,还好时间早没堵车,两个小时后,按时到达了鱼庄。
他从后备箱里拿出新置办的一套渔具,还没开过封,鱼庄老板娘瞅见了,问:“小哥,是第一次?”
“是啊,我是新手,还请老板娘多多照顾我了。”韩非绕着鱼线,抬头甜甜一笑,眼睛都成了月牙儿形。
老板娘被电得五迷三道的,挥散了其他鱼童,什么都同他讲。
“我看您这地儿挺难找的,和野鸭湖那...

【非庄】干戈玉帛

弗兰德木瓜:

二、你来我往

韩非的雕刻品展览比预计的要早了那么一个星期,这全归功于韩家的人脉以及财力,宣传都做得堪比大师级人物的巡回展,门口的花篮摆了一排又一排,罗马大学那边还正式发来了嘉奖令。
韩非一大早就收到了,和薄薄的证书一起躺在邮箱里的还有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厚重包裹。韩非莞尔一笑,估摸着也差不多是时候寄来了。
他把东西都捧回了家,先把包裹拆了,内里是两本黑色不透明文件夹,将其放在餐桌上,洗漱完毕开始吃早餐,早餐是面包夹煎蛋生菜西红柿、水果沙拉和黑米粥,他一边吃一边翻阅文件。
找个人是没有什么难度,难的是了解这个人。
韩非花了一个上午把资料都看完也没觉着有多了解卫庄此人。他又想起那人过目难...

【非庄】干戈玉帛

问世间情书为何物!看这里!

弗兰德木瓜:

现代AU,京城高干,豪门恩怨,私设遍地

@师兄麦走 还你的情书要收好

一、浪子归来

韩非是搭船回来的。
准确地说,是友人的游轮,从摩纳哥始发,途径梵蒂冈马其他克罗地亚一路走走停停,等落了地,已经是给家里报信回国的半个多月后了。
他还指望着能再不惊动任何人喘两天气好好休整,刚出码头,就被两道阴影蓄谋已久地挡住了去路。
“九少爷,恭候多时了,老爷在家等您呢。”
车在对面树下阴影里停着,火都没熄,车头红艳艳的京V字恰好在阳光里曝晒。
韩非把包一扔,越过比他还高一个头的两人,头也没回地朝候着的黑色路虎走去,身后的人面无表情接住没什么重量的背包,毕恭毕敬地跟...

1 / 5

© 师兄麦走 | Powered by LOFTER